小号鸭⭕️

杂食党——主吃白鹊策瑜锤基汉康!药鱼是重雷❗️❗️
热圈基本上没兴趣但有一定的了解。其实什么圈子都了解一点(。
不混圈,喜欢牙牙黄老板和猹:D。
欢迎找我玩呀!

关于家里的孩子③

我重新定义了我收养这些孩子的目的:给他们一个的安全舒适的庇护所。

并不是说,我收养他们我就是他们认可的家长,事实上也没有人称呼我为长辈。

后期或许有一些很特别的孩子,他们并没有在名义上被我收养,他们依然拥有他们的家庭,不过一定是支离破碎的。我提供了一个庇护所给他们,也算是他们第二个家了。直到他们的家庭出了问题前,我不会过问关于他们的任何事。但能记录在档案里并标明的,则一定是被收养的。回到原生家庭的则是作个小故事放进来罢辽。

Kiera.

我第一次见她是在学校操场旁的女厕所。
她浑身都湿透了,发梢上还滴着水。本就很长的刘海被水浸湿后几乎要将她的整张脸都盖住。即便如此,我也依旧能清晰地看见——在她抬头看我的一瞬那对黄绿的异色眸子里透出的狠戾,冷漠与麻木。我顺着她走来的方向看去,她身后几个拿着水盆捂嘴嬉笑的女生便可说明一切了。而她不过看了我一眼就从我身边走开了,我的出现并没有使她停下脚步或是有任何停顿,毕竟我们并不认识。
那天过后我便没在见过她。她走后我没有见义勇为替她出气,毕竟我也没那个闲心去多管。她的眼神早就告诉我:“我已经习惯这种事情了,我也没有要人帮忙的需求。”但我却时常会想起她。我很好奇她是怎样的一个人。
再见到她的时候是在食堂后门外的夹娃娃机旁。
周围挤满了人,而人群的中心是几个出了名的恶劣学生。我挤到了前排,眼前的景象却让我至今无法忘记。
较大型的娃娃机里灌满了水,里面只剩几个娃娃……还有她。他们堵住了机器的出口,使玻璃门里完全封闭。而娃娃机前,一个叼着烟的男子操控着抓手一下又一下的击打着她的额头。
她似乎早已昏了过去,她的身体在水里浮着,额头上的伤口不断地在溢血。她的脸和身子正对着我们,所以我能看得十分清晰:她的眉头皱着,嘴唇微张,双腿弯曲像坐立着一般,一只手被绑在内部的杆子上,另一只手抓着她的书包,整个人呈半倾斜状。她的头随着一下又一下的击打向左后倾,长发随着在水里摆动。
我愣着出神了大概有一分钟,下意识地是想救她,但是双腿却迈不开步子。周围的人脸上是一副惊恐却又好奇的表情,没有一个人上去阻止他们,也没有一个人去找老师。
……为什么。
我的内心充满了疑惑和恐惧。
没有人觉得娃娃机里灌满水并且装个人很奇怪;所有人都害怕,却无动于衷,好像已经习惯了。
我念着“让一让让一让”想挤到娃娃机旁边,但早在我之前食堂里的老师就带着保安校长过来了。
后来的事我不太记得,反正她得救了,而那几个学生已经被学校停课观察了,领头的那一位似乎要作开除的处理。
那天我跟着小部分女生去了医务室。她醒来后什么都没说,眼神也还是很犀利。不过这次则多了一分迷茫。
等那些女生帮她擦干了头发离开去上课后,医务室只剩下了我和她。我从沙发上起身走到她面前,她听见声响抬头盯着我。我没有说话,就这样看着她。
她眨了眨眼,唇瓣开合吐出两个字:“厕所。”
我愣了愣,知道她说的是那天的事情,点了点头。
“没有我总有人会被欺凌。”
“你没有这个义务去承担。”
“……我愿意。”
“你眼里写满了厌恶抗拒。”
“……最后一年了。”
“和我走吧。”
我慢慢走到她身旁,丢给她一个本子,靠在身后的窗框上看着她脸上的神情变化。
过了良久她抬起头,我笑笑闭上眼,清楚地捕捉到了她所说的每一个字。
“Kiera。”

关于家里的孩子②

其实设定的很混乱逻辑也不太ok哈哈哈哈哈哈

首先是架空世界观

大部分孩子目前处于中立国(几个国家合并而成的大国

目前已知国家一共有14个,暂时为和平状态。

外太空测出有别的智慧生命存在,与个别国家有联系,不过也仅仅是高层政府知道的程度。

sue(三)常在各个国家之间来往完成任务;lizzy(四)仅接国内的单子;lex(七)是国家培养的特工,任务地点通常由上层决定;Adam(二)比较特殊,他来往于各个时空,并不仅限于这一个世界。

今天就理一下这些啦,想起再补充。


我不听我不听我不要听剧透


实际上是唯二亲生中的老大(。

故事王这次有1点刁钻啊🤔


关于家里的孩子①

虽然标明的顺序看上去是按年龄,实际上并不是。

也不是按照收养的顺序来排,而是按照遇见的顺序来的。

比如老七,虽然是第七个遇见他,但是因为年龄却是最先收养🤔

还有的类似老大,遇见的时候虽然还有家庭但是已经四分五裂了,于是提前答应她如果这个家庭分裂了,将她收养(前提是她对这个家没有感情了|・ω・`)我系不会强迫她和我走滴……(设定而已啦不用太在意漏洞之类的hhhh

大贵族里面……我想大概是按颜值来排战斗力……